您的位置:广东新快网 > 新闻 > 文化 >

澳博国际娱乐

时间:2019-02-02 16:01  来源:新快报

试读:《神秘的山》

耸立在一圈美丽名山中间的黄山默默无闻、不受待见。据说此山无法攀登,这倒无所谓,因为周边攀登难度不等的山有十几座之多。素来无人问津的黄山只有邻近人家知道,进山的路远且难行,路边风光单调,山顶景色估计也是乏善可陈,再加上山崩频发、风口骇人、积雪盈尺、岩石易碎,此山久负恶名。在众多名山环绕下,这块既无美色又无魅力、粗俗无味的巨石就这样凄凉寂寞地矗立着,虽说无名无分,倒也省去了修公路、盖房舍、架电缆、铺铁轨的烦扰。据说南坡山脚有些草场牧舍,但南坡绝对无法远足,更无法攀援,因为山体半当中有一块由易碎岩石构成的竖直长崖,夏季泛棕黄光,“黄山”之名正是由此而来的。

山若相由心生,而不像人的面相常起误导作用的话,黄山准是个充满戒心和恶意的主儿:一侧是冗长、倾斜、单调的悬崖,另一侧由碎石、冰碛和积雪构成一个杂乱斑驳的蠢物,顶部山脊隘口重重,并无清晰整齐的山顶。

但是它沉着地固守在蛮荒寂寞中,平静地观察着邻山受到的关爱,并不与谁为敌。它够忙的了:要抵挡风雨并保持溪渠畅通,春天要确保积雪消融,照顾沮丧的石松和矮松,保护无忧无虑、笑容满面的娇花,忙得无暇思考;夏天终于有了喘息之机,可以晒晒太阳,暖暖身子,闲看旱獭嬉戏,静听山脚悦耳的牛铃,有时远方也会传来怪异的人声,一个轻松小世界发出的含混不明的声音。它爱听人声,不过对内容并不好奇,夏季小憩时,它对底下传来的喊声、钟声、哨声、枪声等无伤大雅的问候虽然不解,但仍然慈祥地点头致意,任由那个欢快天真的小天地去折腾。想到初春刮燥风的日子和早夏的夜晚,这上头只有困苦、呻吟和灭亡,石壁塌陷,岩石滚落,洪水肆虐,它的生活成了一场面对上百个强敌的无休止厮杀,时而怒火冲天,时而惊心动魄,想到这些,底下那些小打小闹在它耳中宛若稚童欢叫:长夏无聊,不知看似坚固永恒的生活实际上建立在多么薄弱的基础上。”

《黑塞童话集》

赫尔曼·黑塞著;黄霄翎译

上海译文出版社,2018年12月

编 辑:束孟卿
分享到:
 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(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)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/发表。协议授权转载联系:(020)85180348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